【民间故事】菅桂平/张木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  • 来源:天津工业大学教务处_天津理工大学信息门户_天津人事考试网办公网
阅读模式

标题:【民间故事】菅桂平/张木匠

作者简介

作者菅桂平女士自述:1948年我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,可以说是和共和国同岁,我自幼勤奋好学,热爱文艺,读完小学领到高小毕业证,成为我后来步入人生旅程的垫脚石。1962年,人生之路才刚刚起步,两大灾难降临在我一个未成年女孩身上。那一年国家遭受严重自然灾害,国困家贫,再加上家父因身患重疾无条件医治身亡,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女孩,再也没有继续读书的条件和机会了,前途一片黑暗。改革开放后,生活条件日渐好转,我热爱文学、喜好文艺的热情有增无减,我经常购买一些书籍充实思想,倍感欣慰。

2009年春天,我的作品得到了达旗文联认可,并先后在月刊《长河》多次发表。我的作品《两把米的故事》《平凡的李艳》《回忆往事》《我的幸福生活》《民间故事》《笑话三则》《那艰苦的岁月》等,这些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故事。现在,我虽然年事已高,但我依然热衷于写作,我想把更精彩的故事展示给大家欣赏。

2014年,我有幸参加了达旗基层文艺创作工作者座谈会,这次会议,领导指示明确,对我有很大的启发。回到乡村,我为村文化大舞台编写的文艺节目,参加了《乡土风》栏目,受到群众一致好评。在这里,我希望大家能支持我、帮助我,让我在写作这一平台再创辉煌!

张木匠

从前,有个木匠,名叫张龙,祖籍山西。他年轻时候就很聪明,山区的人们生活是困难的,只能靠天吃饭,所以他拜师学艺,想出人头地。学艺三年。他学木匠出徒了:盖房子、做家具、箱子柜子以及各种农具,样样精通。一年下来,经济收入超过庄户人的好几倍。后来他从山西口里出口外,跟随走西口大军,只身一人来到内蒙。他吃苦耐劳,人见人夸。不到几年就娶了个自己心爱的漂亮媳妇儿,也是个优秀的贤妻良母,两个人郎才女貌,生活过得美满幸福。一年后,妻子生了个大胖儿子。儿子是他们爱情的结晶。两个人如获至宝,他们给儿子起了个名字叫“贵儿”,小日子过得井然有序。

然而, 天有不测风云。就在儿子十岁那年,贵儿正在上小学,张木匠的老婆得了一场不治之症,花光了几年来的积蓄,已经无药可治。父子俩每天以泪洗面。有一天,张木匠的妻子哭哭啼啼的对他说:“孩儿他爹,我怕是不行了,我这半辈子虽说没和你走到头,但是咱们有个好儿子,我也满足了。怪只怪我没有福气,你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,趁现在还年轻,再娶一房女人吧!”看着妻子伤心的样子,张龙把妻子紧紧的抱在怀里泪如雨下,他难受地说:“快别说傻话了,你不会有事的,我是什么样的人,难道你不知道吗?我心里永远容不下第二个女人,我一辈子真爱的就是你这个人。再好的女人,也走不进我的心里。”妻子有气无力的说:“你一定要把贵儿抚养成人,我没福气陪你们了,如果有来世,咱们还做夫妻”。说完最后一句话,妻子艰难地闭上了眼睛,永远的离他而去了。张龙哭得肝肠寸断,苍天啊!你活活的把我们一对恩爱鸳鸯拆散!他舍不得自己的爱妻离去。妻子走了,这家也就完了。

看着尚未懂事的儿子,张龙不得不振作起来。他要化悲痛为力量,挣钱培养儿子,读书成才,最起码也得学会一技之长,今后能出人头地。他把儿子照顾的服服贴贴,不让贵儿受一点委屈。几年来,张龙又当爹又当妈,但他从来没有忘记自己去逝的妻子。幸亏有贵儿,苦乐相伴维持过日子。

转眼之间,十几年过去了,贵儿虽没有成为大知识分子,但生活对他父子还是很眷顾的,贵儿喜气洋洋娶回一房媳妇儿,并先后生下两个孙子,一家人倍感欣慰。但美中不足的是贵儿娶的媳妇不是大家闺秀。张木匠心里盘算,我虽然早年丧妻,但我盼来了孙子,我们三代人也圆满了。儿孙自有儿孙福,我也能消闲养老了,也管不了他们那么多事了。反正我们张家是后继有人了。

这一年,张龙63岁了,他和全家人计划,趁着现在身体硬强,想回山西老家串一回,屈指算来,也有些年头了,该回老家看一看啦。媳妇儿认为不干活儿就应该出门在外,在家也是增加生活负担。张木匠步行出发了,他一路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自己的老家,年轻一点的亲人都认不出他了,他还是做了自我介绍,亲戚们都来了问长问短,说起张龙的妻子,年纪轻轻的就走了,家人们都伤心的掉眼泪,张龙强忍着悲痛说:“当时我没有写信给你们,怕你们跟我一样难过,所以我就自己一个人承担了”。他的兄弟姐妹和他有说不完的话。同情他身在外乡,举目无亲,又培养儿子又娶儿媳妇,真是说来话长。亲人们带他去集市赶会,到县上看戏。今天这家叫去吃一顿,明天那家叫吃一顿饭。侄儿侄女,外甥都非常热情,还有过去好多好邻居都请他做客。这就应验了人们长说的那句话:“亲情远离香,弟兄高打墙”。因为远道而来,亲人们都稀罕他。张龙一住就是半年,这几天他想快七月十五了,我每年都要去上坟,给我那老伴烧些纸钱。亲亲们也挽留不住他,这就准备回家了。知道山路不好走,上坡下洼,侄儿又给老人做了一根儿榆木拐杖。张龙摸索一下拐杖,他说这榆木拐杖坚实耐用,万无损坏。这回,我又多了一条腿,走路就方便多了。一番道别,张龙一步三回头告别了亲人,踏上了回家的归途。

七月十五这天,老张正好赶回了家。他一路又饿又渴,赶紧上前敲响了大门:“大愣愣,二愣愣,爷爷回来了,快来给爷爷开门”。这时,贵儿一家正在吃炖羊肉白面馍馍,听见爷爷的叫声,贵儿的媳妇马上把羊肉和白面膜藏到柜子里,顺便把前天吃剩的菜团子端出来,这才去开门。一开门,看见公爹两手空空。贵儿的媳妇儿脸色就变了样,贵儿为了讨好老婆也吃起了菜团子,没准备让爹爹吃上一点肉。其实爹爹一进门就闻到了炖羊肉的香味,便说:“今天过节怎么吃起冷菜团子了?”媳妇儿连忙说:“冷菜团子也快吃不开了,要想吃好饭得等到秋天好收成。”老爹奇怪,怎么四个人嘴角油淋淋的,一进门,扑鼻的炖肉香味。这时听到两个孙子骂骂咧咧的,我不吃菜团子,我要吃大骨头肉。说着,大楞和二楞从出厨柜里,各自端出一大盘热腾腾的羊肉和馍馍大口大口吃起来。公爹这时候才全明白了,原来是儿子媳妇儿在演戏。公爹火冒三丈,他只能骂儿子:“贵儿啊,你睁眼看看我是谁,你们就这样对我,我本来不是争这口吃。你们真是丧尽天良,手拍胸膛想想,你妈走的早,我是怎么把你拉扯大的,撑起这个家多么不容易”。老爹顺手举起拐杖狠狠打向儿子骂道:“我打死你个忤逆子,你也当了爹,以后你儿子怎样对待你,你走着瞧吧。”一旁的媳妇儿恶狠狠的一把夺过拐杖指着公爹骂道:“你出去游串了半年,什么也没带回来,你还立了功了?还要打人?今天,我非把你这个老不死的打死不可。”几拐杖下去,把公爹打趴在地下。贵儿见状,连忙拿过一把椅子扶起老爹说:“爹爹,你坐下消消气,听我解释”。媳妇一看贵儿要给爹说好话,一手指着贵便骂:“好你个张贵儿,你是怕把你爹气坏,你就不怕把我气坏吗?”贵儿无奈说道:“他怎么也是我的爹呀。”媳妇说:“你爹好,你就跟你爹过吧,我走了”。贵儿艰难说道:“媳妇儿你可不能走啊,你走了,我和娃娃怎么办。”见状,张龙站起来说:“你们一家人不能分开,要走也是我走。”张龙本不想离家出走,可是这全家人谁没有挽留他的意思。他多希望孙子能拦住他,只见两个孙子大口大口啃着骨头,根本没有一点儿反应。气的老人“唉”了一声:“两个愣愣,你们好好吃吧,爷爷走了,再也不回来了。”老人带着唯一的榆木拐杖离家出走了。

张木匠气呼呼的从家里走出来,他先去老伴儿坟前烧了些纸钱,痛哭了一场。 他把今天的事儿讲给老婆儿听。 老头心里想,给老伴儿诉苦又能怎么样,他艰强地站起来。 走吧,走到哪算哪,我就不信能把我饿死。 走着走着,看到山上有个龙王庙,他照着寺庙走去。 每逢过节,总要有人去龙王庙敬香,祭祀,便会一年风调雨顺。 而今天,正好是七月十五,人们送来的供品,我可以吃一些充饥,老张心里明白,当年的白毛女就是偷吃庙上的供品才活下来的。 老张想到这儿,三步并作两步进了寺庙。 供台上果然有很多供品,他给龙王爷敬了三炷香,磕了响头说:“龙王爷爷你救救草民吧,我如果不吃供品就会饿死的,吃了供品我就能活下来”。 叩拜完,他起身吃了一些供品。 这时,天已经黑了,月亮把小庙照得通明,他看见地上有块儿毛毯,好像有人在这里休息过。 张木匠想,还有比我命苦的人在这里过夜,我也在这里搁浅一晚上吧,谁知他往下一躺,后脑勺好像有个硬东西把他碰了一下,他转过身翻开毛毯一看,下面有一个红布包,顺手打开,里面是一些银两,足足有五十两,他连忙把红布包裹包好放回原地,心里想这是谁这么粗心大意,把这么多银子丢在庙里。 张木匠今天又气又累,不大一会就入睡了,恍惚中忽然听到有个小后生在叫:“老人家,老人家,你捡到东西没有”? 老人睁开眼一看,是个年轻娃娃,就问:“娃娃,你丢了甚了”? 他一边问,一边坐起来,听年轻人回话。 年轻人说:“老人家,我是进京赶考的举子,为了节省银两才住进庙里,今早走的匆忙,把一包银两丢到这里了,我是从一百里外赶回来拿我的盘缠的”。 张龙连忙从毯子下拿出红包说:“你检查一下看少了没有”。 年轻人看了一眼红包裹,分毫不差。 连忙跪下来给老人家磕头:“救命恩人啊,龙王爷爷在上,为我做证,我若考取功名,金榜题名,封了官侯,我定会加倍补偿给您银两,我还要认您为我的亲爹”。 并磕了三个响头以表谢恩,张木匠连忙扶起小后生:“小娃娃不用说谢,这本来就是你的银子,速速赶考去吧,小心担误了夺状元之魁的时间。 小后生道谢起身,猴子一样的飞跑了。 张龙想,看看人家的娃娃,多懂礼貌,再看看我那两个愣头孙子,我真是缺了大德了。

次日清晨,太阳照亮了龙王庙。 张木匠出了庙院,一边看一边走,今年的收成一定错不了,高粱,玉米,谷子,山药都长势良好。 他坐下来抽了一袋烟,忽然听到一个童声,撕心裂肺大声哭喊救命啊! 救命啊! ……张木匠从上面往下一看,一个十来岁的娃娃在呼叫,再看不远处一个黑狸猛虎紧追过来。 张木匠想,我不能见死不救,只见他不顾个人安危,从山坡上纵身一跳,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张木匠挡在了这个孩子的面前。 黑狸猛虎定了一下神,虎视眈眈的看着眼前的大男人,不好下口。 张木匠小声说:“小娃娃你不要怕,把我后襟抓紧了,千万不要松开”,就在这生死关头,老虎张开血盆大口猛扑过来,门牙又白又尖,非常锋利,这时,张木匠已有防备,他用坚实的榆木拐杖狠狠的批头盖脸猛劈下来,力度超常,老虎显然没有得逞,看起来老虎是不肯罢休的。 张木匠也做好再一次攻击的准备。 他紧握榆木拐杖,对视着猛虎,你想吃掉我,没有那么容易,对人我是手下留情,可是对畜生我毫不手软,你来吧,龙虎相斗必有一伤,我是一条龙,命硬着了! 老虎发起了第二次攻击,只见老虎高跳起来,用居高临下的气势,猛扑下来,张开血盆大口,张龙不干示弱,手操榆木拐杖,他运用了当年双臂举劈爷的功夫,对准老虎张开的大口,用超人的功力,目标大,又狠又准,死死的嵌进老虎的咽喉要道,怎么也拔不出来。 只听得老虎的一声惨叫,身体东倒西歪。 张龙想,这回打虎的武器也没了,如果老虎再来一次进攻,那可是赤手空拳了,这回完了,就在无计可施之即,山坡上黑压压来了一群救援助手,“打虎,打虎,救人,救人”。 听到人们的呐喊声,老虎踉踉跄跄走进山林。 张龙心中太激动了,不由自主地倒下不醒人事,谁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。 原来这个被救的孩子叫曹鹏飞,是本地曹员外曹宝山的宝贝儿子,因为这个小山村常有虎豹出没,更有虎豹伤人的事。 所以家长们最担心的是孩子上下学的安全问题。 今天,曹员外的宝贝儿子过午了还没有回来,他知道大事不妙,很快招集家人火速去学堂的路上沿途寻找。 果然不出人们所料,村民们相告发现了老虎的踪迹。 “老虎出现,哪有我儿的性命呢? ”曹宝山哭喊道:“鹏飞,鹏飞……”一路寻找,鹏飞隐约听到爹在唤他,连忙拔开人群回应: “爹,我在这儿”,一大群人围过来,曹员外听到儿子的声音,激动地说:“这不是做梦吧,我儿在哪,快让爹爹看看”。 一看儿子活蹦乱跳,曹宝山悬着的心才放下来:“快告诉爹是怎么一回事,你快说说”。 鹏飞说:“我从学校走出来,在三叉路好像刮过了一阵风,一只大黑狸老虎朝我走来,我大声哭喊救命,大步向前飞跑,忽然从天下掉下一个爷爷来,他不让我离开他半步,让我抓紧他的衣服”。 孩子用手指指地下的张龙:“就是这个爷爷,用拐杖打退了老虎,最后老虎把他的拐杖也叼走了”。 们人说,看情况,这个老虎难免一死。 曹员外让家人把老人扶在自己背上,他背起老人说: “不管他是死是活,都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,如果老人死人,我要厚葬他老人家,如果他能活过来,就是我的亲爹,我要为老人养老送终”。 说完,背着老人回了家。

曹员外背回老人,轻轻放在床上,老人像死了一样。 他命令下人去请最好的郎中为老人认真检查,仔细治疗,花多少银两不在话下。 经过郎中一番精心检查,结果是老人孤军奋战猛虎,急火攻心,休克过去了,慢慢会醒过来的。 曹圆外夫妇一听大喜,原来老人身体无大碍,这回,他们也放心了。 一整夜,他们守在老人身边,盼着老人快点醒过来,不知不觉夫妻俩都睡着了,忽然听见老人喊:“你们是谁,这是哪里啊”? 这夫妻俩被惊醒了,一看老人醒过来,他们俩激动的哭起来,老人开口便问:“孩子怎么样了”? 两人齐声道:“孩子好着呢! ”老人说:“那你们俩怎么哭成泪人”? 两口子这才说:“我们守了您老人家一夜了,听见你能开口说话了,我们是感动哭了,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的亲爹,如果不是您救下我的宝贝儿子,我们这个家就和没有一样”。 曹员外夫妇说着连忙下跪,二人齐声叫: “爹,宝山从小没有爹妈,现在家财万贯,就缺一个老爹,您老人家对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,您就当我们的亲爹吧”。 张木匠见宝山夫妇诚心相待,也就不再推辞。 次日清晨,先给老爹洗漱更衣,再换上员外帽子,员外袍子,前来祝贺曹员外新认的爹打虎英雄,为民除害,村民们络绎不绝。 这个家族是一天天更加红火起来。 儿子、媳妇儿、孙子一天三问安,老员外过上了荣华富贵的幸福生活。 日久天长,老员外也结识了周围一些同龄老友,一个好友提醒老员外,你们家财万惯也不缺钱,怎么不娶个老伴儿。 他总是笑而不答。 这笑里藏着多少心酸的往事,总有一天我要捅破这层纸,真象大白于天下。

转眼之间,曹鹏飞20岁了,拿到高考状元的录取通知书。 全家乐的一宿没睡,全村人前来祝贺老曹家的后代坐官了。 一天晚上,吃过晚饭,下人们都睡觉去了。 爹对宝山说: “你们俩口子来我房间,爹有话要对你们说”。 夫妻俩想,老爹不知道今天怎么了。 他们来到老爹的房间,老爹未开言,就老泪纵横:“宝山,你把爹接进门已经十个年头了,今天老爹就有话直说了,自从过来你这儿,你们把我孝敬的象敬供佛祖一样,你们比我那亲生儿子强一百倍,所以我今天要把心里话都倒出来”。 老员外喝了口茶继续说道: “其实我有儿子,有孙子的,当年,我是被我那儿媳妇用乱棍打出来的,我能打死老虎还打不过个女人吗,我从来不和他们一般见识。 我老了,挣不来钱了,他们忘恩负义不想要我这个爹了。 现在,十多年过去了,没有他们的一点消息。 爹想说的是,咱们庆贺一回喜事,第一,鹏飞马上举官。 第二,明日是爹七十三岁的生日,咱们家是有名气的人家,我叫你们过来是想说出我的想法,我想风风光光的庆贺一回,把所有的亲朋好友,全部请到,仪式要隆重一些,来人不止,你们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,越远越好,我想让方周二围的人看看我张老头在义子家过很幸福”。 没等老爹把话说完,宝山两口子满口称赞,拍手叫好,他们已经明白爹的心事了,两个人连忙说:“好事,爹,就按你说的做,我们是百分之百的同意”。 次日,宝山立刻行动,马上张罗,先请高级厨师,又请来村里文化人书写了对联,“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,横批,双喜临门”! 随后命下人杀猪宰羊,张灯结彩。 因为曹员外请人们吃大餐的消息传开,周围村民们老的,少的,男的,女的,都来吃请,像赶庙会似的,只听到东家说,来的人越多越好,备的饭菜十足,桌椅板凳摆放整齐,高朋满座,老员外,端坐帐中,儿子媳妇儿坐在老爹左右。 开席前,曹员外讲话了:“敬爱的各位长辈,叔叔阿姨,哥哥嫂嫂,姐姐妹妹,左邻右舍的好朋友们,非常感谢你们光临,我曹某,谢谢你们了,你们的到来,给我长脸了”。 整个餐厅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,曹员外继续讲话:“今天是我的爹爹七十三岁生日,也是我们一家人最高兴的日子。 我的义父是木匠祖师爷鲁班的传人,他是一位很了不起的人物。 十年前,我儿鹏飞放学回家的路上,一只黑狸猛虎,紧追上来,要伤我儿性命,我的义父听到孩童叫声。 奋不顾身跳下山崖,用身体挡在了我儿面前,就是他老人家义不容辞,舍生忘死,救了一个不知姓名的小男娃,我的义父当了我儿子的挡箭牌,和老虎殊死搏斗,老虎猛扑过来,义父举起榆木拐杖,劈头盖脸打过去,老虎又一次张开血盆大口要下手我义父,义父用坚实的榆木拐杖狠狠的砸进老虎的咽喉要道。 老虎一声惨叫,东倒西歪的逃命去了。 就是当年的那只老虎,也伤过咱们村里不少人,只是没有遇上打虎英雄,如果当年没有义父救我的儿子,我就是家产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,是我的义父拯救了我们一家”。 曹圆外说完,流下了感慨的眼泪。 正在准备开席用餐的时候,有人来报。 有一位官员自称是老员外的儿子,曹员外赶紧命令快请进来。 来者是位仪表堂堂的年轻人,他大大方方走近老人面前,跪地扣拜:“爹爹在上,儿子给您拜寿来了”,老人连忙请起,一看便认识来人,:“你不是十年前丢了银子的那个娃吗”? 年轻人回应:“是的,爹还认识我? ”他带着一个年轻的护卫,护卫说:“我家大人现在是山西巡抚”。 大人说完从怀中拿出一个方方正正的金印。 在场的客人都下跪叩拜。 巡抚大人让大家起来,在这里,我们都是平头兄弟,千万不要行此大礼。 巡抚大人面向大家说:“十年前,我进京赶考,为了省钱没有住店,借宿在龙王庙。 结果不小心把盘缠丢在庙里。 我原路返回一百多里的龙王庙,寻找我的银两,银两是我的命和前程。 我的义父如数归还我五十两银子,如果当年义父起了歹心,就没有我巡抚的今天。 我当时下跪在龙王爷面前启誓,我要金榜提名举了官,一定要归还老人双倍的银子,并且要认他为我的义父。 今日我出来私访到此,得知义父十年前救了一个学生娃娃,是大名鼎鼎曹员外之子,在这里认识曹兄真是三生有幸”。 曹员外上来伸开双手,拥抱巡抚大人:“兄弟,我们是亲兄弟啊”,下面响起一片掌声。 巡抚大人点头示意,护卫打开公文包,从包里拿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,巡抚大人手捧银票说道:“爹,儿子今天兑现当初龙王庙说过的话,补偿您一百两银子,我一直在私访您的下落,是您助人为乐的美名,传到我的耳朵里,今日,我是专门过来感恩致谢的。 我明知曹兄对老人家非常孝顺,可我也是您的义子啊,敬孝也分给我一份”。 老爹也感慨万千,在场的人一片唏嘘,又一阵掌声。 这时,忽然有人来报,大门外,又来一男一女,自称是老园外的亲生儿子和媳妇儿,在场的客人沸腾起来。 今天是怎么了,奇了怪了,咱们村办过多少事宴,也从来没有今天这么热闹过。 曹员外让他们赶快进来,只见一男一女,灰头灰脸他们是从几十里外赶来的,他们来此有两个目的,一是来吃这顿免费的午饭的,二是他们听说,自己的亲爹成了有钱员外的爹了,今天过隆重的七十三岁大寿,这也是老爹的良苦用心,消息马上传到他们耳朵里。 早上起来,媳妇打起了如意算盘,大骂张贵儿:“你个猪脑子不争气的东西。 那是你的爹还是他们的爹,咱爹现在风光了咱也去贴贴喜气吧,说不定能占些便宜,咱俩快走,中午的大餐不能耽误了”。 说完拉着她男人风尘扑扑地上路。 他们来了刚好也听说巡抚大人也来认义父的事情,一进门张贵儿媳妇大声喊冤:“哪位是山西巡抚老爷,我们是来告状的,我们俩真是冤枉啊”! 巡抚大人说:“有什么冤情? ”

起来回话”。贵儿媳妇儿说:“大老爷,你可得给我们做主啊!这位老员外,本来是我们的亲爹,是这个曹员外,他把我爹给拐走的”。在场的客人都哈哈大笑的说,你们的亲爹,曹员外为什么把他拐走。她又说:“不是拐走的,是偷走的,我们今天是专程来告这个偷爹贼的”。这个餐厅,成了断案的公堂,巡抚大人问原告:“你们告状有没有证据?有没有人证物证”?媳妇儿说没有,巡抚大人说:“这就不对了,你们既没有人证,又没有物证,怎么能告状呢”。大厅一阵窃窃私语,巡抚大人说大家都静一静,要想断清这个案,我有办法,请我的义父出来说句话吧。老员外早就气愤的坐不住了。他站起来大骂儿子媳妇:“你们两个忤逆子,丧尽天良的东西,十年前,七月十五那天,你们一顿乱棍把我打出来,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曹员外收留了我。十年的光景啊,这个时间不短了吧,你们找过我吗?你们既然嫌弃我,还来这里干什么,别在这儿丢人现眼,不许说曹员外的坏话,你们赶快给我滚的远远的”。贵儿俩口子不停的说:“爹,我们错了,我们错了”。跪下来磕头如捣蒜,老爹又说:“两个油嘴滑舌的东西,大愣和二愣成家没有”?俩口子一起说,没有没有,老人气呼呼的说了一句,造孽啊。老员外的相识好友问老人,谁是大愣和二愣?老人说是他的两个孙子,只听见餐会上的客人们在悄悄议论,人啊,就是往下亲了,亲字难改,儿孙们对他那样,他还把儿子、孙子的事情记挂在心上,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呐。这时,贵儿夫妇俩没脸在此逗留,站起来要走。曹员外和巡抚大人马上阻拦道:“谁让你们走的”?他们说,这状我们不告了,我们要回家去了。曹员外说:“不行,巡抚大人还没有断清案,你们怎么能走呢,而且,你们既然是父亲的亲生儿子媳妇,人人都拜寿,你们怎么不拜寿呢”?夫妻俩,这才惭愧的扣拜:“爹爹在上,我们给您拜寿了”。巡抚大人笑了笑说,这就对了,其实曹员外和巡抚大人心里早就规划好了,也好给义父一个圆满的交待,只听的巡抚大人说道:“现在,所有人听我宣判,张贵儿为大哥,曹宝山为二哥,本府为三弟,从今天开始,有咱们爹的金脸福面,咱们三个就是结拜兄弟,共同孝敬咱们的老爹”。餐厅又一次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曹员外拿出二百两银子,交给大哥张贵儿,并说:“大哥,你拿这些银子回去给两个侄儿娶媳妇吧,今天的大餐咱们得一起吃,至于咱爹,继续在我这里住吧,你们有空过来看看咱爹就行了”。兄弟三人意见统一,一大家子其乐融融。张龙多年的一桩心愿也算了了。

张木匠的坎坷人生,走到这样的地步也算是画上一个圆满句号!

【清浅时光】赵虹/高考那些事

【楹联天地】倪丽荣/对句

☆ ☆ ☆ ☆☆☆

猜你喜欢